初云兮    

 

♡乙女向♡
梦里和朱一龙白敬亭谈恋爱

所有文章目录整理 恋与制作人: 非原女主 《冷酷仙境》:前篇 李泽言线 白起线 许墨线 周棋洛线 《人间失格》: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原女主悠然 白起篇:《love letter》 ...
『恋与制作人』《人间失格》完 bgm-偏离 凌晨一点,从书房看出去的话只能看到昏暗的玄关地面一点由门缝透进来的走廊里的微光。 许墨摘下眼镜,按了按眼角,此时门外突兀地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许墨走过去打开门,曲顾就穿着睡裙站在门外,手指紧紧攥着白色的木耳裙边,清冷纤细,一头长发也凌乱着,显得单薄又柔媚。 曲顾先是略显仓皇地看了许墨一眼,又仿佛强自镇定下来,一言不发兀自快速走过许墨,直奔桌面而去,直到扯出他放在桌面上的一份资料,她才开口,“no.221……果然,特遣署有你们的人,你们想对白起下手了是吗?” 许墨看了她一会,淡淡地笑了,斯文俊秀的脸上一双点漆紫眸神色莫辨,“看来我已经不需要解释了。” 从前...
《旧梦》下 旧剑×爱歌 ◎感谢饭卡的《他来自火星》,我终于知道怎么写下去了。但是本来这个设定我是想留着写所罗门罗曼咕哒的(暴风哭泣)◎会涉及到皇姐和旧剑的过去……非常黑泥,感到不适可以立刻关掉。其主要是我想补全亚瑟和皇姐两个人的关系。 * “沙条桑好厉害啊,这个蛋糕是要送人的吗?”烹饪教室的同学在耳旁叽叽喳喳的声音有些烦人。 沙条爱歌将头发挽到耳后,专注地看着逐渐成型的蛋糕,“嗯。” 敷衍地聊了几句,已经到了下课的时间了。离开烹饪教室的时候是莫德雷德来接的她。 沙条爱歌拎着蛋糕半点没有要拿给莫德雷德的意思,莫德雷德憋了一路,送她到家门口的时候终于忍不住问,“是刚刚做的蛋糕吗?”...
『恋与制作人』《人间失格》11 黑泥 be all男主 BGM_极暗之夜 * 才一天不见,曲顾就把自己折腾生病了。 早上李泽言去接她上班的时候被她白得像纸一样的脸色吓了一跳,他拿钥匙打开门的时候女孩手里还拿着PS5,打开的屏幕界面是一款热门的恋爱游戏。 “总裁,我今天可以请假吗?” 她靠在沙发上,半阖着眼睑,瞳孔十分黯淡,眼下一层阴影不能更明显了,看起来孱弱得随时要倒下了,模样实在有些可怜,李泽言紧锁着眉头二话不说把她手里的游戏机拿走,立刻强制把人带去了医院。 于是今晚原本定好带女伴的酒会,李泽言也只好又独自前往。但是他单独出席的酒会多的是了,所以也没觉得有哪里不妥,只是整场酒会下来...
『恋与制作人』《人间失格》10 关于《三行情书》节目外拍地点定在恋语市附近一座山上的寺庙里,这是曲顾拍板决定的,其他人只能乖乖执行。 取得了寺庙的拍摄许可之后,曲顾亲自跟进了外拍。 这座寺也许是由于建的位置过于远离人间烟火,故而人迹罕至,连香客都罕有。 越是往山上走,就越能听到空寂的寺庙响起敲击木鱼的声音,随之古刹禅音也响起,庄严,肃穆,又平静。 车开不上寺庙,韩野帮摄影师分担了一些,现在爬台阶爬的气喘吁吁的,“老板,不是我说,我们这个节目为什么要来寺里拍摄啊?和尚又不谈恋爱。” 曲顾摇头,“因为我信佛,所以也信业报、信轮回。前世今生的...
【白起】love letter 白起×悠然 抽中的小可爱 @重憬 说想看“如果高中以后没能再遇见的白悠二人会怎么样呢?” 我想了想,抱着致敬《情书》的心情熬夜写下了这篇。 写完觉得白起对悠然真的是追光者啊。 感谢小可爱放我一马,要是让我写全篇开车的我恐怕要先去popo进修半个月了…… *有私设*角色死亡有秋日的一个午后,阳光刚好,不冷也不热。 悠然难得腾出了时间将家里里里外外做了一个大扫除,连同多年不曾好好打理的杂物间都清扫了一遍。 还翻出很多以前上学时候的东西。大学毕业之后大半年好像都没有整理过这些杂物了,悠然舒了...
『恋与制作人』《人间失格》09 黑泥be 女主非悠然 * 李泽言想,如果要用一种动物来比喻曲顾,那应该就是天鹅了。 高高的仰着脖子,姿态优美傲然,可远观不可亵玩,因为靠近了也许还会被啄伤。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实则比谁都凶狠。 李泽言深刻体会到这一点,是在曲顾每周例行来华锐工作汇报的时候。 曲顾不是没有注意刚刚她往李泽言的专属电梯走的时候魏谦欲言又止的纠结样子,但她还是步伐不停从电梯出来直直走向了总裁办公室。 站到门口曲顾才知道魏谦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李泽言办公室里还有一个人,一个女人——罗嘉。 美艳的女明星正隔着李泽言那张宽大的实木办公桌一只手拉下他的领带,一只手搭在李泽言肩膀上,身体微微前倾,显得二人之间有...
【全职乙女向】边缘关系 叶修X女主X苏沐秋三人修罗场 真·白学现场 成人向 *婚内出轨,三观不正 写毕业论文写到疯癫下的产物 <<<< 苏沐秋回家的时候夏语冰还在抱着平板打游戏,打得非常投入以至于对丈夫的归来也一无所觉。 苏沐秋去浴室匆匆洗了个澡换好衣服,走过来拿走她手里的平板,看了眼,“这局我帮你打完,不许玩了。” 又扫到她眼下的青黑,“都困成这样了,去洗洗睡了。” 夏语冰手撑在沙发上直起身体,秀气地打了个哈欠,才趿拉着拖鞋跑去了浴室。 一句话懒得说的样子。 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淡下来的? 作为联盟里唯二的已婚人士...
写论文的时候想到个很有意思的脑洞,源自我见过的各种女主黑,可能会被唯粉和各家夫人打死 第一周目,穿越女用了各种各样的方法,阻拦了悠然和男主们的熟识,悠然最后跟韩野结婚,四个男主没有合作,悠然在最后一刻使用了自己的evol挽救未来,身死,世界崩塌,一周目结束第二周目,穿越女混进了BS内部,想将悠然的evol移植到自己身上,洛洛拼死阻拦,牺牲,悠然和BS不死不休,被穿越女逼得黑化,在发现许墨是twelve之后干掉了他,最后也没有选择挽救未来,世界崩塌,二周目结束第三周目,穿越女把悠然送进了BS,悠然代替许墨在BS效力。无视了四个男主,出来直接选择单打独斗以一己之力扭转未来,最后evol异变导致未...
《旧梦》 说好的旧剑爱歌……(陷入沉默) *设定是没有圣杯战争不存在魔术的普通世界。所以这里的爱歌,是个有些恶劣不通人情世故的天才少女而已。 “沙条,你跟那位潘德拉贡老师……已经分手了吗?” 铂金色短发的女高中生仿佛有些迟钝,眨了眨眼睛才反应过来,“嗯……嗯。” 沙条爱歌追型月学园高薪娉请的外教亚瑟·潘德拉贡追的惊天地泣鬼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吃瓜群众可绕冬木市一周。具体一点,就是连英语演讲比赛都能上去念专门给亚瑟写的小诗的那种。 最后她也硬生生逼退了对方传言青梅竹马即将订婚的桂妮维亚成功搞定了这位阳光和煦彬彬有礼的王子殿下。 最后好多人都叨念着青梅敌不过天降。 但是从小到大
『恋与制作人』《人间失格》08 黑泥 all男主,非游戏原女主 BE 许墨的节目拍摄进行得很顺利,曲顾几乎不用费什么心。 于是也就安安稳稳在拍摄空隙坐在旁边吃起了小点心。 顾梦凑过来一看,“又是甜的呀?老板你也太喜欢甜的了吧?” 曲顾愣了下,放下了泡芙,“……可能因为心里苦,才想吃甜的吧。” “很苦吗?”声音从身后传来,许墨的话语温和又疏离,曲顾悄悄看他,发现许墨垂着眸也在看她。 悦悦这时非常狗腿地捧着泡芙捧到许墨面前,十分上道地问,“许教授要试试吗?老板亲手做的!” 许墨看着曲顾,语气稀松平常,“可以吗?” “当然可以。”曲顾低着头回答,许墨...
写旧剑劈腿太真情实感了,我现在卡在他们两个该如何复合这里两周了……我该怎么写啊啊啊啊_(:з」∠)_
『恋与制作人』《人间失格》07 all男主 黑泥 BE 周棋洛又开心又无措,“你什么时候回国的?怎么都不跟我说?” “没回来多久。”曲顾任由周棋洛拉着她的双手,还转了个圈。 金发的大明星拉着她看了又看最后才好像撒娇的大型犬一样把她抱在怀里,头在她肩膀上拱来拱去,“好想你啊……queen。” 曲顾好笑地说,“不是一直都有视频吗?” “那不一样,”周棋洛鼓起脸,“想这样抱着你。” 他的脸被曲顾的手不轻不重地捏了下,“怎么啦,肌肤饥渴症?” “只对你一个人的,”周棋洛声音低下来,和平时清亮明快的嗓音很不一样,“饥渴症。” 大大的蓝色眼睛里全...
【恋与剑三】《论竞技场食物链构成》 正经内容到底为什么会被屏? 欢乐向,悠然小姐姐是团宠 走外链点这里
『恋与制作人』《人间失格》06 黑泥 all男主 be ‖ 许墨一向有良好的绅士风度,曲顾说要保持距离,他尊重她的决定。 而少了许墨这个声名赫赫的护花使者,习惯独来独往的曲顾身边立刻涌现了不少献殷勤的人。 其中包括那位舞会上被她踩了几乎五分钟的青年。 曲顾婉拒了所有人,唯独对他若即若离不远不近地晾着。 甚至偶尔会答应他十次邀约里的一两次。 曲顾微微晃神,直到被青年打断才按着太阳穴转头问,“抱歉,刚刚说什么来着?” 青年一阵语塞,脸色发青。对,即使是十次出来一次,曲顾也是这样。完全的心不在焉,连敷衍的意思都没有。 他隐忍道,“介意我抽烟吗?”得到曲顾无所谓的摇头之后他点燃了香烟,吸了一口,“我刚刚问,今晚...
『恋与制作人』《人间失格》05 黑泥 all男主 be ‖ 有这么一句话,英国出版的每一本书你都能在剑桥大学图书馆找到。 剑桥大学分有不同的学院,每个学院还有各自的学院图书馆,因此算起来剑桥大学一共拥有的图书馆近乎有一百多个。 而作为常年缺席派对不露面的人,曲顾通常都是流连于这些图书馆之中,其中待的最多的当然是心理学系的图书馆。 塔楼临窗的一角,不会过分明亮的光打在女孩文静平和的脸上,清晰地映照出了她眼下的青黑。她像一株寂静生长的美丽植物,骨子里带着天然的矜贵,必须要精心雕琢,细心刻画才能继续存活。稍微的日照雨淋,就能将她的精致浇毁了。 许墨摘下了眼镜,看向坐在对面合上《behavioral genetics...
『恋与制作人』《人间失格》04 黑泥 all男主 be 从天真无忧无虑到万物尽收眼底谁能笑容明亮 一如往昔 ‖一开始曲顾并没有能意识到白起离开了,她只是去了白起的班级,又去了天台都没有找到他。直到放学之后她一个人回到家,等了一整夜他都没有回来。 等到最后,是韩野提着外卖,敲响了她家的门。 ‘虽然我也不知道老大去哪里了,但是,他一定不是故意的,肯定有什么误会,他不会扔下你的。’ 过了很久,曲顾哑着嗓子说,“我以前也这么以为的。” 曲顾永远忘不了发现白起不告而别的时候那种从心底漫上来的绝望。 明明这次,是她走向了他的。 所谓的好感,原来是这样,脆弱不堪的。 *** 十六岁的时候,曲顾差点死掉。如果没有韩野...
『不溯』第三章 远坂凛被绑架了。虽然这听起来像个冷笑话,但这是真实发生了的事。 主要原因是远坂凛的魔术素养还未上升到精深的程度,而且最重要的是她是在上学路上被敲晕的,对方有备而来敲晕套麻袋一气呵成,别说魔术了,远坂凛根本来不及掏出宝石。 更何况绑架她的人并不是普通人——他们有匣兵器。这种情况下,她没有能自保的能力。 远坂凛现在只能寄希望于三枚令咒和警方的身上,后者她不抱太大希望,毕竟冬木市这个地方好像根本不存在警察局一样,前者……远坂凛有种说不出理由的不甘心。 她不想向那个傲慢讨厌的家伙求助,更不想向他低头。 远坂凛这个人,常常有着不合时宜的傲气,就好像即使你打碎她一身的骨头,她也不会低下头来。远坂...
『恋与制作人』《人间失格》03 all男主 黑泥文学 be 走外链点这里
『恋与制作人』《人间失格》02 all男主 黑泥文学 be 曲顾这次来是想了解一下新的赞助商是什么想法,毕竟原赞助商对她的制作公司一直不吝投资,大方得很。可惜被收购了。没想到半路就撞上了新的投资商。想到这里,曲顾不由有感而发,“你看,我们是不是很有缘分呀。”她看着别人说话的时候特别犯规,无论说什么都有种楚楚可怜的爱娇样子,就像现在,李泽言即使想要严词厉色一点,看到曲顾都会不自觉缓和了语气,“我跟你一起,顺便看看我要投资的是一家什么公司。”李泽言给曲顾拉开了车门,曲顾坐上车后就拿出了文件袋里的资料在后座上跟旁边的李泽言开始极为正经地给他陈述她的制作公司过往的代表case。李泽言半阖着眸听她细细道来,然后问了句...
『恋与制作人』《人间失格》01 all男主 黑泥文学 be 女主不是原女主悠然,她有病的(生理学意义的有病) 李泽言遇到了一个很奇怪的人。 名字很奇怪,性格也很奇怪的一个人。 他见到对方的时候她正漫不经心地撑着遮阳伞在车水马龙的马路中央蹲下身捡东西,交通灯还是绿灯。要不是她脸上一点悲痛欲绝都没有,李泽言都要怀疑她是故意寻死了。 他暂停了时间,皱着眉看着蹲在地上仰头看他的少女,她疑惑地眨了下眼睛,四处看了看,然后就被李泽言拖到了人行道上。 曲顾看着握住自己手腕的人,男人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眉目深邃,带着些天然的锋利,如渊渟岳峙。曲顾...
最近戾气很重,可能是因为要踏入社会了 是,女性是弱势,是体格不如男性,但这不该是长辈乃至亲人从小就灌输女生你是女孩子,不需要这么努力的理由。 就是因为脆弱,容易遭受更多的侵害和不公,才要一早就告诉女孩子,女性不易,她将来的路会很难走,工作也好,家庭也好,社会也好,会天然比男性劣势,所以她要更加努力要更加坚强要更加早明白应该怎么保护自己。 把未来寄托在别人的身上很蠢。能够真正保障自己未来的不是婚姻,更不是后代,是你自己。 不可能会有其他人切身站在你的立场为你着想的,人类都是自私的,我相信人会有善意,但我更不会怀疑人性的恶意。 毕竟跟你一个性别的人都会因为你是女性而轻贱你,这种奴性的固化思想真的很可怕。
想写个原创,背景设定是螳螂的繁衍方式,如果想有后代的话雌性要吃掉雄性才能繁衍后代。嘻嘻嘻嘻,这才叫生态平衡。
『不溯』第二章 每天早上起床的对远坂凛来说都是一天中最为痛苦的考验,魔术师总是比较喜欢在夜晚活动的,所以远坂凛理所当然地——经常熬夜,自然早上就起不来床了。远坂凛坐在床边摸索了半天拖鞋在哪,走动间模模糊糊看到了靠着窗边坐在箱子上穿着红色洋装的人偶少女,因为刚起床,大脑还没清醒过来,如果没有真红的喝止,远坂凛差点穿着睡衣就下楼了。 “这可不是一个淑女应该有的行为啊”真红有些头疼地看着完全不在状态的萝莉。 远坂凛打了个哈欠,大大的碧色眼睛里浮现出一层朦胧的水光。还没从刚起床的状态中挣脱出来的萝莉又软软地倒在了床上,“再让我睡一会……” 真红无语地看了看她,撇过头小声地说,“真是,胖次都要露出来了...
『恋与制作人』《冷酷仙境》周棋洛篇 前文见《冷酷仙境》前篇 《冷酷仙境》李泽言线 《冷酷仙境》许墨线 《冷酷仙境》白起线 我的指尖在通讯录“周棋洛”这三个字上摩挲。但是想了想也挺没意思的,我干脆把手机一扔,谁也不理,换了身衣服直奔酒吧。 这家酒吧算是清吧,驻唱的小哥哥青春貌美,我一杯香槟没喝完,酒保就拿着一杯颜色漂亮的鸡尾酒端到我面前,然后眼睛朝台上示意了一下。 我看了眼驻唱的小哥哥,他大大方方朝我笑了笑,还给了我一个wink。 我觉得他有点眼熟……是在其他地方见过吗……直到主唱小哥哥从舞台下来坐到我旁边我还没想出个头绪来,他倒是不见外,坐在我旁边指了下那杯我没动过的鸡尾酒,“怕我下药?” 我笑了笑,“香槟还...
『不溯』第一章 有枝小学。 “早上好。凛桑。” “早上好,凛。” “早上好,远坂同学。” 远坂凛一一和自己问候的同学打过招呼,拿着刚刚去福利社买的面包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用另一只放下书包腾出来的手朝木之本樱挥手示意,她现在的心跳还有些不太平静。 什么啊,那个英灵!明明是servant不是吗?让他做一点servant应该做的事情怎么了?!竟然用那种可怕的眼神盯着自己! 虽然其实远坂宅邸并不是没有人来打扫,只是自己故意想要这样戏弄那位不可一世的英雄王而已…… 坐在前桌出了名粗线条的木之本樱完全没发现小伙伴复杂的心情,转过来笑得灿烂的说,“暑假作业差点就忘记做了,幸好有知世。” 远坂凛叹了口气,“难...
『不溯』序章 写给十年后的遠坂凛—— 厳寒の候、 十年后的自己,你成为了一个怎么样的人呢?现在的话应该已经在时钟塔了吧。 你在想什么呢,这当然不可能是疑问啊,以身为远坂凛的“我”不可能连去时钟塔的水平也达不到,如果不幸真的发生了这种事,我倒是要仔细思考是不是因为哪次魔术工坊的事故发生了什么人身伤残吧? ……好吧,只是开玩笑而已,虽然偶尔会发生些意外状况,但我应该不至于会这么不靠谱才对……嗯,对吧。 对了,话说回来,你有成为一个强大的魔术师吗? 还有他呢?他怎么样,他还好吗? 说到在问谁的话,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我会问的,你会想到的,对啦只有那个人。虽然是个很麻烦又失礼的家伙,不过姑且一问……并...
『理想国』END 死者は蘇らない。なくしたものはもどらない。いかな奇跡と言えど、変革できるものは今を生きるものに限られる。你相信一见钟情吗?你相信在未来视的角度下的一见钟情吗?高洁尊贵如同幻想的骑士王。彬彬有礼、让人倾慕的仿佛只存在于童话中的苍银的骑士。崇尚正义,高举荣光,心怀慈悲的圣剑使。喜欢吗?当然喜欢。从第一眼开始,从所知的未来开始,就喜欢着。喜欢到甚至希望通过千里眼去规避他一切讨厌的东西。喜欢到将世间所有的规则视若无物,喜欢到根本不去想她的王子殿下是否抱有同样的心情。理想的王。温柔的王。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那个会在月色下皎然微笑的saber变成了这个样子?为什么……变了?明明是身处地底深处无风的地牢,沙...
『理想国』twenty-nine 旧剑×爱歌 对了,中间有几章标题数错了,但是我懒得改……就顺序是不会错的嗯,将就下看吧 ——“你喜欢春天的婚礼吗?” 披着蓝色披风的少女闻言自小船上抬首,指尖仍然浸没在湖水中轻轻划动,“诶?”她眨了眨眼睛,看向抱着剑坐在岸边一直用温柔的视线注视着她的亚瑟,模样有点像森林里可爱的小鹿。 在这样明媚的湖光水色映衬中,亚瑟的眼睛看起来就像是水蓝色的,闪闪发亮,类似某种宝石一样。 “只要是你的话,我都很喜欢。”用从人类那里学来狡猾的模样,少女对答如流。真不可思议啊。铂金短发的少女不由心中嗟叹道。 彼时红色的魔女消逝于此世的时候,曾经如此评价过沙条爱歌,“明明只是不懂感情的名为‘...
看到仓库召唤的改图,感觉又是一个轮回。“——试问,你就是我的御主吗?”
『恋与制作人』《冷酷仙境》白起线 BGM-青玉案 《冷酷仙境》前篇 《冷酷仙境》李泽言线 《冷酷仙境》许墨线 在开车的边缘试探,不知道会不会被屏,如果被屏了留言或者私聊我补档石墨 含有相亲之约和跨年之约的片段 我接了白起的电话。 虽然那个梦一度让我有些喘不过气,但我还是愿意相信白起,没有由来的。 “在干嘛?”白起的声线一如既往地带着些漫不经心的冷淡。 我装作有些郁闷地说,“在等一个跨年邀约。” “谁的?” “某个正在跟我打电话不知道有没有空陪我的人。” 电话那头白起闻言轻笑了声,似乎心情很好,声音都轻快了不少,“等着,我马上来。” 挂了电...
1 / 3

© 初云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