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云兮    

 

♡乙女向♡
梦里和朱一龙谈恋爱

推一篇文,叫《出轨的婚姻》结合心有不甘看爽度可翻倍
感觉真的不能享受一成不变的人生吧,一眼就看得到尽头的未来有什么意思。当然趁着还活着把想做的,喜欢做的事都做了。大概就是很不安分的人,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的那种。
[恋与制作人]梦中的婚礼 “还是……不用了。”温软清亮的女声如此回答。 穿着白色礼服的男人听到悠然的答案有些惊讶,“有机会能让他们回忆起来,你确定不要吗?” 悠然摇了摇头,她的指尖抚过请柬上新郎的名字,带着习惯性的微笑,“都过去这么久了,他们也已经开始新生活了。现在想起来,也不过给人徒增困扰而已。” 她转了转手中冷透了的茶杯,仰头饮尽了里面的茶水。 八年了,她消失在他们面前那么久,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可是那杯茶太冷了。 所以忽然就感觉,寒气彻骨。 婚礼在斐济举行的,李泽言占用了斐济的一个岛来举办这场世纪婚礼。 没错,所有的媒体都将其称之为世纪婚礼。 他们无孔不入...
[恋与制作人]天命 IV 其实本质上,这是个关于悠然的励志治愈向故事。 但竟然有人说我不会写甜文,是个be小能手??? 等我回忆杀写完甜死你们! 老李这个篇幅太长,不写现在时了。 言悠专场(心虚 我爱你不后悔,也尊重故事结尾。 令人眼花缭乱的节奏中夹杂着清戾的琴声在李泽言家的客厅里回荡,是李斯特的《钟》。 这首曲子大多是用来炫技,就如同悠然此刻指尖流溢的并不是她个人的什么感情,仅仅是那足以让人赞叹的演奏技巧。 她弹奏完一曲,仍然坐在钢琴凳上,久久没有动弹。 而一直坐在沙发上的李泽言也终于合上了手里的报纸,他走到悠然身旁俯身在她额头上亲了下,然后拿过衣帽架上的大衣,一边穿...
[恋与制作人]天命III All悠然 我40米的大刀允许许墨先跑39米 那天傍晚的谈话结束得很不愉快,凌肖和周棋洛之间的剑拔弩张让悠然几乎插不进去他们的谈话,不如说凌肖那么一个玩世不恭的性子,竟然会对才来恋语市的周棋洛有这么大的敌意本身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回家的路上凌肖都一直沉着脸,悠然犹豫了下,终于在快要分别的时候问道,“过两天,恋语市会有一个烟火庆典,要不要一起去呀?” 凌肖没有回答,那张桀骜的脸上罕见地露出了一些无可奈何的神色,但他却只是揉了一把她的头发就摆摆手走了。 悠然叹了口气,也转身回家了。 悠然理所当然地以为凌肖这是拒绝了她的提议的意思,所以当两天后在...
[恋与制作人]天命 II All悠然 这一章现在时的部分会稍微多一些,然后慢慢凌肖戏份就会变多啦。 第二个刀呵总~ 班上据说这两天会转来一个来头很大的同学,悠然作为班长比其他同学得到消息要稍微早一些。 说起来这个班长的位置其实悠然来得也很阴差阳错。 因为班上有凌肖这个刺头,实在是没几个人管的住他。凌肖桀骜不驯,唯独偶尔会听一下悠然的话,于是班主任心里十分抱歉地把小姑娘叫来委托了班长的职位。 悠然倒是很郑重其事地接下了这个职位,然后她就发现其实整个班的同学加起来都没有凌肖一个难搞。 今天不穿校服,明天戴耳钉,后天迟到,大后天早退...
[恋与制作人]天命 All悠然 今天过了一遍剧情,周棋洛这个大猪蹄子,在其他人都还没失忆就开始装失忆了,最后真失忆了,真优秀这个棒槌 其实按照虐度守恒,悠然突然起死复生明明该虐的的是男主才对! 听着体面码的文,满脑子都是分手应该体面,所以第一个刀白起。 白起将身形掩映在银杏树后,看着校门口的少女。 少女穿着恋与高中的校服,背着手蹦蹦跳跳地在前面走,绑着的马尾辫也在空气中一甩一甩的,还不时回头朝身后一人背着两个书包的男生笑,眼眸灵动干净,笑容明媚而又轻快。 一笑生花。 她的脸上还有些许未消去的婴儿肥,一看起来就是被保护的很好,纯真不谙世事的女孩子。...
叠纸是真的不准备做人了一句话奉劝在座的猪蹄,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考完试我就回来写火葬场md心疼死悠然
生活不易,宝贝们我考研去了,有缘再见吧。
endless 大概是全世界都在单箭头咕哒子,然而咕哒子只跟罗曼医生双箭头。 真的太惨了诸君。 有私设 ---- 坐落于海拔六千米之上,终年被风雪环绕的人理续存保障机构——此处即为迦勒底。 被钦定为人类救世主的少女御主正抱着外表酷似松鼠的白色不明生物靠着玻璃墙浅寐,多次的战斗使少女十分警觉,哪怕只是怀中生物因为见到了“老熟人”激动地举起了爪子,也让藤丸立香立刻睁开了眼睛。 眼帘掀开展露出来的是一双金色的瞳眸,并不是像蜂糖一样甜蜜温暖的金眸,而是与之相对的冷静得近乎有些冷酷,还带着无比清醒的锐利的一双眼睛。 见到来人她也只是站起来,淡淡地说,“是梅林啊。” “又来了,master君...
没想到冷CP圈子待的久了即使是金凛这种CP也是有粮的……B站竟然有他们的剪辑真是暴风哭泣了所以苍银什么时候能动画化啊?
所有文章目录整理 恋与制作人: 非原女主 《冷酷仙境》:前篇 李泽言线 白起线 许墨线 周棋洛线 《人间失格》: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原女主悠然 白起篇:《love letter》 ...
『恋与制作人』《人间失格》完 bgm-偏离 凌晨一点,从书房看出去的话只能看到昏暗的玄关地面一点由门缝透进来的走廊里的微光。 许墨摘下眼镜,按了按眼角,此时门外突兀地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许墨走过去打开门,曲顾就穿着睡裙站在门外,手指紧紧攥着白色的木耳裙边,清冷纤细,一头长发也凌乱着,显得单薄又柔媚。 曲顾先是略显仓皇地看了许墨一眼,又仿佛强自镇定下来,一言不发兀自快速走过许墨,直奔桌面而去,直到扯出他放在桌面上的一份资料,她才开口,“no.221……果然,特遣署有你们的人,你们想对白起下手了是吗?” 许墨看了她一会,淡淡地笑了,斯文俊秀的脸上一双点漆紫眸神色莫辨,“看来我已经不需要解释了。” 从前...
《旧梦》下 旧剑×爱歌 ◎感谢饭卡的《他来自火星》,我终于知道怎么写下去了。但是本来这个设定我是想留着写所罗门罗曼咕哒的(暴风哭泣)◎会涉及到皇姐和旧剑的过去……非常黑泥,感到不适可以立刻关掉。其主要是我想补全亚瑟和皇姐两个人的关系。 * “沙条桑好厉害啊,这个蛋糕是要送人的吗?”烹饪教室的同学在耳旁叽叽喳喳的声音有些烦人。 沙条爱歌将头发挽到耳后,专注地看着逐渐成型的蛋糕,“嗯。” 敷衍地聊了几句,已经到了下课的时间了。离开烹饪教室的时候是莫德雷德来接的她。 沙条爱歌拎着蛋糕半点没有要拿给莫德雷德的意思,莫德雷德憋了一路,送她到家门口的时候终于忍不住问,“是刚刚做的蛋糕吗?”...
『恋与制作人』《人间失格》11 黑泥 be all男主 BGM_极暗之夜 * 才一天不见,曲顾就把自己折腾生病了。 早上李泽言去接她上班的时候被她白得像纸一样的脸色吓了一跳,他拿钥匙打开门的时候女孩手里还拿着PS5,打开的屏幕界面是一款热门的恋爱游戏。 “总裁,我今天可以请假吗?” 她靠在沙发上,半阖着眼睑,瞳孔十分黯淡,眼下一层阴影不能更明显了,看起来孱弱得随时要倒下了,模样实在有些可怜,李泽言紧锁着眉头二话不说把她手里的游戏机拿走,立刻强制把人带去了医院。 于是今晚原本定好带女伴的酒会,李泽言也只好又独自前往。但是他单独出席的酒会多的是了,所以也没觉得有哪里不妥,只是整场酒会下来
『恋与制作人』《人间失格》10 关于《三行情书》节目外拍地点定在恋语市附近一座山上的寺庙里,这是曲顾拍板决定的,其他人只能乖乖执行。 取得了寺庙的拍摄许可之后,曲顾亲自跟进了外拍。 这座寺也许是由于建的位置过于远离人间烟火,故而人迹罕至,连香客都罕有。 越是往山上走,就越能听到空寂的寺庙响起敲击木鱼的声音,随之古刹禅音也响起,庄严,肃穆,又平静。 车开不上寺庙,韩野帮摄影师分担了一些,现在爬台阶爬的气喘吁吁的,“老板,不是我说,我们这个节目为什么要来寺里拍摄啊?和尚又不谈恋爱。” 曲顾摇头,“因为我信佛,所以也信业报、信轮回。前世今生的
【白起】love letter 白起×悠然 抽中的小可爱 @重憬 说想看“如果高中以后没能再遇见的白悠二人会怎么样呢?” 我想了想,抱着致敬《情书》的心情熬夜写下了这篇。 写完觉得白起对悠然真的是追光者啊。 感谢小可爱放我一马,要是让我写全篇开车的我恐怕要先去popo进修半个月了…… *有私设*角色死亡有秋日的一个午后,阳光刚好,不冷也不热。 悠然难得腾出了时间将家里里里外外做了一个大扫除,连同多年不曾好好打理的杂物间都清扫了一遍。 还翻出很多以前上学时候的东西。大学毕业之后大半年好像都没有整理过这些杂物了,悠然舒了
『恋与制作人』《人间失格》09 黑泥be 女主非悠然 * 李泽言想,如果要用一种动物来比喻曲顾,那应该就是天鹅了。 高高的仰着脖子,姿态优美傲然,可远观不可亵玩,因为靠近了也许还会被啄伤。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实则比谁都凶狠。 李泽言深刻体会到这一点,是在曲顾每周例行来华锐工作汇报的时候。 曲顾不是没有注意刚刚她往李泽言的专属电梯走的时候魏谦欲言又止的纠结样子,但她还是步伐不停从电梯出来直直走向了总裁办公室。 站到门口曲顾才知道魏谦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李泽言办公室里还有一个人,一个女人——罗嘉。 美艳的女明星正隔着李泽言那张宽大的实木办公桌一只手拉下他的领带,一只手搭在李泽言肩膀上,身体微微前倾,显得二人之间有...
【全职乙女向】边缘关系 叶修X女主X苏沐秋三人修罗场 真·白学现场 成人向 *婚内出轨,三观不正 写毕业论文写到疯癫下的产物 <<<< 苏沐秋回家的时候夏语冰还在抱着平板打游戏,打得非常投入以至于对丈夫的归来也一无所觉。 苏沐秋去浴室匆匆洗了个澡换好衣服,走过来拿走她手里的平板,看了眼,“这局我帮你打完,不许玩了。” 又扫到她眼下的青黑,“都困成这样了,去洗洗睡了。” 夏语冰手撑在沙发上直起身体,秀气地打了个哈欠,才趿拉着拖鞋跑去了浴室。 一句话懒得说的样子。 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淡下来的? 作为联盟里唯二的已婚人士...
写论文的时候想到个很有意思的脑洞,源自我见过的各种女主黑,可能会被唯粉和各家夫人打死 第一周目,穿越女用了各种各样的方法,阻拦了悠然和男主们的熟识,悠然最后跟韩野结婚,四个男主没有合作,悠然在最后一刻使用了自己的evol挽救未来,身死,世界崩塌,一周目结束第二周目,穿越女混进了BS内部,想将悠然的evol移植到自己身上,洛洛拼死阻拦,牺牲,悠然和BS不死不休,被穿越女逼得黑化,在发现许墨是twelve之后干掉了他,最后也没有选择挽救未来,世界崩塌,二周目结束第三周目,穿越女把悠然送进了BS,悠然代替许墨在BS效力。无视了四个男主,出来直接选择单打独斗以一己之力扭转未来,最后evol异变导致未...
《旧梦》 说好的旧剑爱歌……(陷入沉默) *设定是没有圣杯战争不存在魔术的普通世界。所以这里的爱歌,是个有些恶劣不通人情世故的天才少女而已。 “沙条,你跟那位潘德拉贡老师……已经分手了吗?” 铂金色短发的女高中生仿佛有些迟钝,眨了眨眼睛才反应过来,“嗯……嗯。” 沙条爱歌追型月学园高薪娉请的外教亚瑟·潘德拉贡追的惊天地泣鬼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吃瓜群众可绕冬木市一周。具体一点,就是连英语演讲比赛都能上去念专门给亚瑟写的小诗的那种。 最后她也硬生生逼退了对方传言青梅竹马即将订婚的桂妮维亚成功搞定了这位阳光和煦彬彬有礼的王子殿下。 最后好多人都叨念着青梅敌不过天降。 但是从小到大...
『恋与制作人』《人间失格》08 黑泥 all男主,非游戏原女主 BE 许墨的节目拍摄进行得很顺利,曲顾几乎不用费什么心。 于是也就安安稳稳在拍摄空隙坐在旁边吃起了小点心。 顾梦凑过来一看,“又是甜的呀?老板你也太喜欢甜的了吧?” 曲顾愣了下,放下了泡芙,“……可能因为心里苦,才想吃甜的吧。” “很苦吗?”声音从身后传来,许墨的话语温和又疏离,曲顾悄悄看他,发现许墨垂着眸也在看她。 悦悦这时非常狗腿地捧着泡芙捧到许墨面前,十分上道地问,“许教授要试试吗?老板亲手做的!” 许墨看着曲顾,语气稀松平常,“可以吗?” “当然可以。”曲顾低着头回答,许墨...
写旧剑劈腿太真情实感了,我现在卡在他们两个该如何复合这里两周了……我该怎么写啊啊啊啊_(:з」∠)_
『恋与制作人』《人间失格》07 all男主 黑泥 BE 周棋洛又开心又无措,“你什么时候回国的?怎么都不跟我说?” “没回来多久。”曲顾任由周棋洛拉着她的双手,还转了个圈。 金发的大明星拉着她看了又看最后才好像撒娇的大型犬一样把她抱在怀里,头在她肩膀上拱来拱去,“好想你啊……queen。” 曲顾好笑地说,“不是一直都有视频吗?” “那不一样,”周棋洛鼓起脸,“想这样抱着你。” 他的脸被曲顾的手不轻不重地捏了下,“怎么啦,肌肤饥渴症?” “只对你一个人的,”周棋洛声音低下来,和平时清亮明快的嗓音很不一样,“饥渴症。” 大大的蓝色眼睛里全...
【恋与剑三】《论竞技场食物链构成》 正经内容到底为什么会被屏? 欢乐向,悠然小姐姐是团宠 走外链点这里
『恋与制作人』《人间失格》06 黑泥 all男主 be ‖ 许墨一向有良好的绅士风度,曲顾说要保持距离,他尊重她的决定。 而少了许墨这个声名赫赫的护花使者,习惯独来独往的曲顾身边立刻涌现了不少献殷勤的人。 其中包括那位舞会上被她踩了几乎五分钟的青年。 曲顾婉拒了所有人,唯独对他若即若离不远不近地晾着。 甚至偶尔会答应他十次邀约里的一两次。 曲顾微微晃神,直到被青年打断才按着太阳穴转头问,“抱歉,刚刚说什么来着?” 青年一阵语塞,脸色发青。对,即使是十次出来一次,曲顾也是这样。完全的心不在焉,连敷衍的意思都没有。 他隐忍道,“介意我抽烟吗?”得到曲顾无所谓的摇头之后他点燃了香烟,吸了一口,“我刚刚问,今晚...
『恋与制作人』《人间失格》05 黑泥 all男主 be ‖ 有这么一句话,英国出版的每一本书你都能在剑桥大学图书馆找到。 剑桥大学分有不同的学院,每个学院还有各自的学院图书馆,因此算起来剑桥大学一共拥有的图书馆近乎有一百多个。 而作为常年缺席派对不露面的人,曲顾通常都是流连于这些图书馆之中,其中待的最多的当然是心理学系的图书馆。 塔楼临窗的一角,不会过分明亮的光打在女孩文静平和的脸上,清晰地映照出了她眼下的青黑。她像一株寂静生长的美丽植物,骨子里带着天然的矜贵,必须要精心雕琢,细心刻画才能继续存活。稍微的日照雨淋,就能将她的精致浇毁了。 许墨摘下了眼镜,看向坐在对面合上《behavioral genetics...
『恋与制作人』《人间失格》04 黑泥 all男主 be 从天真无忧无虑到万物尽收眼底谁能笑容明亮 一如往昔 ‖一开始曲顾并没有能意识到白起离开了,她只是去了白起的班级,又去了天台都没有找到他。直到放学之后她一个人回到家,等了一整夜他都没有回来。 等到最后,是韩野提着外卖,敲响了她家的门。 ‘虽然我也不知道老大去哪里了,但是,他一定不是故意的,肯定有什么误会,他不会扔下你的。’ 过了很久,曲顾哑着嗓子说,“我以前也这么以为的。” 曲顾永远忘不了发现白起不告而别的时候那种从心底漫上来的绝望。 明明这次,是她走向了他的。 所谓的好感,原来是这样,脆弱不堪的。 *** 十六岁的时候,曲顾差点死掉。如果没有韩野...
『不溯』第三章 远坂凛被绑架了。虽然这听起来像个冷笑话,但这是真实发生了的事。 主要原因是远坂凛的魔术素养还未上升到精深的程度,而且最重要的是她是在上学路上被敲晕的,对方有备而来敲晕套麻袋一气呵成,别说魔术了,远坂凛根本来不及掏出宝石。 更何况绑架她的人并不是普通人——他们有匣兵器。这种情况下,她没有能自保的能力。 远坂凛现在只能寄希望于三枚令咒和警方的身上,后者她不抱太大希望,毕竟冬木市这个地方好像根本不存在警察局一样,前者……远坂凛有种说不出理由的不甘心。 她不想向那个傲慢讨厌的家伙求助,更不想向他低头。 远坂凛这个人,常常有着不合时宜的傲气,就好像即使你打碎她一身的骨头,她也不会低下头来。远坂...
『恋与制作人』《人间失格》03 all男主 黑泥文学 be 走外链点这里
1 / 3

© 初云兮 | Powered by LOFTER